私人博,婉拒关注。

三千年前


1.
在常州拍戏时,白宇再次见到朱一龙。

自分手后,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。

白宇开车来,走时路过休息室。前男友在窗边吸一支烟,姿态得体,拢火时阴影错落有致,他们隔着重重雾障对望。

这厢施施然一颔首,他落荒而逃。


朱一龙以前极克制,烟不常抽,酒很少沾,接戏不多,便时时为角色保持最佳状态。

偶尔指骨里夹出一根来,引白宇去咬,他头枕恋人大腿,懒骨里抽出几分意兴,彼此你追我逐,末尾以吻封缄。

干柴烈火,难舍难分。


唇舌分开,朱一龙被白宇口中的烟草味道勾起瘾,就与他要火。

“最后一根儿了,你抽光我怎么办?”白宇油嘴滑舌,火机举过头顶。

“烟鬼,少不了你的。”朱一龙夺下来,乜去一眼。

尼古丁...

一个醋碗的脑洞

黑帮大姐大×年轻古惑仔

1.

黎簇初见梁湾,便收大礼一份。

那日麻油地大雨,旁人打伞,梁湾欠了欠身,满杯手作冻鸳当头浇透了衫。

“个小细佬,也似人学反骨仔做,你仲以为自己古天乐乜?”

啊,蓉姐和磊磊真是完美贴合我所有港风脑洞。

哎呀,我真是实名RPS选手了,搞了潦草以后又想搞秦昊×吴磊,我最近真是爱死年上了。

【有尔】a piece


    “所以呢?”

    “什么?”

    “你少来了,怎么回事?”

   Bambam扯掉包装纸把棒棒糖塞进嘴里,他跟别人说自己在戒烟,他不想被别人知道自己高中了还喜欢吃糖这种幼稚的事情。金有谦装作没听懂他的问题,斜了一眼耸耸肩膀。

    “我完全听不懂你在说啥。”

    他的好友翻了个白眼,一把抢过他刚换下来的T恤垫在自己屁股底下。

    “呀!那是我的...

一个人写自己不懂得的事就容易浪漫。

#
再见到他,漫长的冬季终于过去。
关西有樱,开得热烈。晚上秉烛畅游,想起夏目漱石的诗,狐狸变作公子身,灯夜乐游春。

他是喜欢日本的。我们吵架后分开旅行,我飞往伊比利亚,他来到名古屋。
我在阳光遍布的马德里投明信片,打电话问他新地址,回复关机。
那是我们最后一次通话。

他说介绍一下,这是我男友,X。
十指交扣的手上有婚戒,我没有仔细看,大概是婚戒。
骄矜如他,挑恋人的标准大概还是在于身高和闪闪发光的笑容。
彼时他窝在我怀里,笑得像只小野猫,说抱着你啊,最有安全感了。我从不如他会说话,只能低头给他一个蜂蜜薄荷草味道的吻。

我不知道说什么,僵着嘴角点头,后颈上纹有他名字的那块皮肤烫得让人喘不上气。

我是...

我真是不行,不管爬到哪里,看到他的第一个镜头,就像个复吸的瘾君子一样,跌跌撞撞爬过去,滚过去,丢盔卸甲,涕泗横流。

戒断根本没有任何用处。

这世界有他存在的地方,我就一定会在。

真的爱他。

摩登伽女诱弟子阿难时,佛陀问她,你爱上阿难了吗,你爱他的什么。

她说我爱他英俊,爱他一切

佛陀又说,他的身体一切都是不净,又有什么可爱的呢。

自此摩登伽女醒悟,即证佛果。

我呢,我又爱他什么呢。

大约是爱我心目中的那个他吧。

对不起!请取关我叭!

对不起,之后可能还是要在这个号上更新文章了,因为…………我忘记了小号的密码(。

真的,真的十分对不住了。

如果不想看到我写别圈的各位朋友,一定迅速取关不要留情!!!!!

要不是忘记密码……真的不会给各位带来这么多麻烦的,对不起对不起!

被其他圈的太太视奸到我的瞎逼逼叨时候的我

啊啊啊啊啊啊啊羞耻!!!!!!!!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活了啊!!!!!!!太太们不要看了!!!!!!!!给我一条活路吧!!!!!!

1 / 7

© Romanice | Powered by LOFTER